您現在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>> 文化 >> 百花臺
撿石
發布日期 : 2018-11-05 10:06:23 文章來源 : 潮州日報

  □ 王 璐

  這些年不知何故,我竟對石頭產生了不小的興趣。

  生活在陜南山區,每天只要一出門,山腳下,河道邊,黑乎乎的石頭幾乎隨處可見。讓我醉心的,當然不是此等貨色。而是那些或取其色彩,或取其形狀,或取其質地,或取其圖案,或兼而有之,經過歲月與風雨無數次地沁潤打磨,特征鮮明、具有一定欣賞和收藏價值的東西。而這樣的石頭,并非俯首皆是,輕易可得,一般也只有大河岸邊和海灘上才有,且需要極具耐心地去探尋和發現。

  所以,我每到一地,只要有大河,便設法不失時機地溜進河邊。像丹江河、武關河、老君河這些身邊的河灘上,無不印記著我的足跡。就連前年夏末去大荔,我還特地與好友相約跑到黃河邊,希望有所發現。不巧的是,那樣的季節,眼前的黃河一派濁黃;腳下,又過于松軟粘滑,結果沒敢靠得很近。石頭也許都被黃泥埋住了,別說是撿,見都沒見到幾塊,倒是零距離感受了一次偉大母親河的磅礴與壯闊!

  據說,在新疆哈密、克拉瑪依魔鬼城等地漫無邊際的戈壁灘上,能撿到各種各樣的寶石,我曾幻想著有朝一日能去那里碰碰運氣。不過這于自己而言,只能是一種幻想和愿望,永遠儲存在腦海之中,而它又或多或少給了我生活的熱情與勇氣。

  今春驅車路過丹江,在月日鎮地段無意間瞥見,大約綿延百余米長的一大攤河石被堆放在河岸南邊,便身不由己地停下走上前去。溫暖明亮的日光下,大大小小、色彩各異的石頭泛著迷人的光芒。聽說去年冬季,曾有一伙兒河南人投資百萬,用幾臺挖機晝夜不停地在丹江河里挖沙淘金一個多月,這些石頭,大概就是他們從十幾米深的河底里挖出來的。

  我一時激動得像個孩子,被眼前無盡的石頭所迷醉,似乎覺得其中不少都是難得一見的寶貝,一撿起來就有點愛不釋手,而又瞬間否定了自己的判斷,將它們一一扔進河灘。在這里撿石,完全沒必要像往常那樣,抱著或輕或重的石頭,沿河床來來回回地折騰,一跑就是好幾里,常常累得人上氣不接下氣;在這里,只要你小心地在石堆上攀爬跳躍,全神貫注地尋找便是了,輕松而愜意。

  幾個小時過去,抬頭張望,那灘石頭我竟連三分之一也沒有大致搜索完。而直到將要有點不舍地離開時,我抱在懷里的石頭也不過兩三個。是我理想中的那種奇石,這兒真的太少嗎?不,因為對于石頭我的確懂得太少,也許有一些寶貝已經被我拿在了手上,最終卻渾然不覺地扔掉了。或者,還有好多就在前面不遠處,尚未涉足的那些領域里,如果努力再堅持向前邁出幾步,可能就會發現和擁有。這如同人生,距離成功,往往就差最后關鍵的幾步。

  幾年來,我撿的石頭總共也不上十個。它們有的來自河邊,來自遙遠的萬山千壑;有的來自近三十米深的井下,在地層深處不見天日被埋藏了多少年?無人知曉;還有的,甚至來自太空的某些已知和未知的星系。從質量上來看,它們其實并不很理想,卻也是一番辛苦所得的收獲,仍被我鄭重其事地擺放在不大的客廳的顯眼處,并不定期用水沖去落在其上的塵埃。閑暇或無聊之時,靜靜地與它們對視,伸手一一撫摸它們。它們那種沉穩的氣質,使我空虛而躁動的靈魂,瞬間歸于平靜與充實;它們奇妙的色彩與圖案,常常使我遐思縷縷,猜度再三。

  至于這些石頭,值錢也罷,不值錢也罷,對我來說,都已經沒那么重要了。撿石幾年,使我漸漸明白了一個道理:在詭異神奇的大自然中,真正價值不菲的奇異之石,的確太稀罕。往往無意中,也許它會奇跡般出現在眼前;而當你刻意去尋找時,卻未必能夠找得到。就跟常年垂釣相似,垂釣者并不真正在乎釣了多少魚、得到了多少。撿石的樂趣,自在于心,在勇于堅守的信念中,在不斷親近自然和尋覓的整個過程里——即便撿回的,只是一些普普通通的石頭。正所謂,醉翁之意不在酒。


以上資料僅為潮州日報社版權所有,嚴禁轉載。 承辦單位:潮州日報社新媒體部
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68-2289965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86-768-2289965 傳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楓春路潮州日報社
版權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報 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辯率以求最佳瀏覽效果
粵ICP備13030909-1號 公安網站備案號:4451013011048
海南体彩环岛赛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