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現在的位置 : 網站首頁 >> 文化 >> 百花臺
韓愈交友
李英群
發布日期 : 2018-11-06 10:16:25 文章來源 : 潮州日報

  韓愈來潮州任刺史,短短八月,交了兩位朋友。一位是趙德,本地人。韓刺史把他拉入體制內,任職海陽縣尉,掌管軍事之外,還請他主持州學,以督學風。文武兼抓,可見韓大人對趙德的重視程度。他倆不單是上下級,更成了好朋友,這從韓愈要調往袁州時邀趙德同行可見其情。趙德婉辭了,卻在韓愈離任之后,將平日所錄(有一說是韓愈抄贈)韓愈的詩文共75篇,整理編成《昌黎文錄》6卷,并寫了序言,成為韓愈文章最早結集的一部。從這件事,我們可知他倆除了公務之外,應該常在一起談詩論文,是惺惺相惜的文友。

  另一個,就是大顛和尚了。他們的故事在潮州家喻戶曉,不單有生動的傳說,還有現存實物“叩齒庵”和“留衣亭”,訴說著他們的莫逆之交。

  歷代來潮當最高行政長官者不知凡幾,哪一位像韓大人一樣,在這里交下了好朋友?第一把手要與人交友,得放下身段,不易。

  韓愈一生有許多好朋友,幾乎在交往時,韓愈既是官員,又是名震文壇的大師,而對方常是一名窮書生,正牌的布衣。

  最典型的要數賈島。

  賈島早年出家為僧。喜歡寫詩,而且特別認真,一詞一字,反復吟詠斟酌,被稱為苦吟詩人。最著名的就是“推敲”的故事了,他不單為漢語貢獻一個好詞,也令自己不朽。

  有一天,他正騎著驢子走在官道上,全神投入地在修改剛寫完的《題李凝幽居》一詩,其中“鳥宿池邊樹,僧敲月下門”句中,到底用敲字好還是用推字好,一直把握不準,邊走還邊做著手勢作推和敲的動作。其時,韓愈正做著京都的代市長(代京兆尹),帶一大隊人馬出巡。前有人鳴鑼開道,高舉“肅靜”“回避”牌子的,中有儀仗隊吹吹打打的,好不威風。路人自然紛紛回避。而賈島卻沉醉在他的詩歌世界中,直向“紅燈”沖去,不覺闖進了儀仗隊的第三節。他被拉下驢來,擁至韓愈馬前,他才知道自己闖了“紅燈”,只好如實交代是寫了詩有一字未吟安,神游詩府,致沖大官。韓愈立馬良久思之,對賈島說:“作敲字佳矣。”賈島連連點頭。韓愈讓他上驢,并排回到韓愈家中,繼續論詩說文,從此成了好友。

  韓愈獲罪遭貶潮州,賈島寫了一首詩《寄韓潮州愈》,表示“此心曾與木蘭舟”要與韓愈一同“直到天南潮水頭”,詩中充滿對韓愈的同情,鼓勵。你想想,對一個獲重罪之人,一般人避之唯恐不及,你卻表示同情,祝他“一夕瘴煙風卷盡,月明初上浪西樓”,這友情,可謂肝膽相照了。

  讀唐詩。讀韓愈,你會發現韓愈有許多朋友,這些朋友,并非韓愈慕名而去設法認識,并聲明某某是我朋友,乃某協會主席,某刊物老總。相反,交往之初,對方都是一介布衣,未入仕書生,而韓愈則是文壇巨匠了。比如那位后來寫了《節婦吟》,一句“恨不相逢未嫁時”,成為千古絕唱的張籍,未中進士時,無官無職,自覺“略無相知人,暗如霧中行”,前途茫茫時,詩人孟郊(寫《游子吟》那一位)推薦他結識韓愈,韓愈看了他的詩,大加贊賞,稱其“龍文百斛鼎,筆力可獨扛。”此后,過從甚密。“對食每不飽,共言無倦聽。 連延三十日,晨坐達五更。”看吧,常常交談通宵達旦,友情何其深厚。再說孟郊,在其懷才不遇處境痛苦之時,韓愈寫詩為他鳴不平并向他人推薦他的詩。

  真的,韓愈的朋友你找不到一位最初交往時,官職比他高,文名比他著的,基本都是他的學生一級的,像張署、劉師命、張建封、鄭群、盧全、張徹、王涯、李建、皇甫湜、盧云、李觀等等。例外的一位是被后人并稱為“韓柳”的散文大家柳宗元,兩人分別位居唐宋八大家的第一和第二位。他倆不是同科進士,但在京準備和等待考試那幾年,兩人就是相識并成為朋友。而后來卻各屬不同的政治集團,成為政敵,奇怪的是,這一點也不影響他們的友誼。

  “文人相輕,自古而然”,自從被曹丕寫入《典論·論文》之后,至今未見異議。而事實上,自古至今的小文場、大文壇,文人相輕的現象總不斷上演。

  潮人有幸,來了位韓愈,“文人相輕”這成語是怎么也安不到這位文起八代之衰的百世宗師身上的。韓學近年成為顯學,真希望記住韓文公的交友之道,學學他的高尚品德,來一些文人相重。


以上資料僅為潮州日報社版權所有,嚴禁轉載。 承辦單位:潮州日報社新媒體部
中國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聞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:0768-2289965 舉報郵箱:[email protected]
電話:86-768-2289965 傳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楓春路潮州日報社
版權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報 建議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分辯率以求最佳瀏覽效果
粵ICP備13030909-1號 公安網站備案號:4451013011048
海南体彩环岛赛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