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南风·狗屎花
发布日期 : 2019-03-19 16:35:57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几乎每个人对故乡的热爱,都会说自己爱家乡的一山一水,一草一木,一砖一石以至一款小食一句俗语,尤其是在舞文弄墨者的笔下,这一点表现得更鲜明。

  2013?#26165;?#26576;日,《潮州日报》负责副刊部的副总编辑陈贤嘉和责编舒小梅光临寒舍,邀我在市报上开个随?#39318;?#26639;。那?#20445;?#25105;刚好结束了在上海一家周报开专栏的差事,就答应试试。因为自己是个一直生活在基层的小人物,没见过大世面,少接触大人物,没什么专题可支撑每周一篇的?#20439;鰲?#20004;位报人很宽容,?#30340;?#24819;写什么就写什么,长短不拘,脱期也无妨。于是,定个栏目?#23567;?#24037;夫茶话》,以潮州人文风物为主,力求通俗。

  从2013年10月,专栏开张至今,5年多了。真的是在茶座聊天,真的是一山一水一花一木,而且是越写往细小处靠。

  我是《潮州日报》创刊来第一个开设个人专栏的作者,开?#23478;?#26377;个小小野?#27169;?#20048;为乡?#23383;?#25991;章,(这句偷林伦伦兄台的),写潮州风物,画成一幅潮州风俗长卷。但因为没直接与读者交流,听不到他们的反应,这对于我这位从剧团编剧岗位?#36132;?#19979;来的人很不习惯,很不踏实。以前在剧团写戏,每个戏出台,就直接面对观众。演出?#20445;?#22352;在观众席中,?#27492;?#20204;的反应,听他们的评论。剧本好坏,立竿见影,现在则是寂寂无声,心中不是滋味,曾几度与责编小梅说“是不是该结束了。”小梅则说读者?#21335;不叮?#19981;能停。

  去年(戊戌)盛?#27169;?#36319;潮州市作家协会一群?#26165;?#20316;家到江西瑞金去采风。先开个座谈会谈创作,主办方让我发言说说自己写散文随笔的体会。我主要说要用自己的眼睛观察,写自己熟悉的事物,尤其要相信自己的感觉。作家们接着发言,大都说看过我的专栏文章,并语多赞扬。会后在房间冲茶续?#27169;?#35832;位青年作家热情高涨,畅所欲言,?#19978;?#26102;间有限,远未尽兴。我觉得潮州新时期写作的人多了,但几乎没有机会交流创作心得,是一?#31508;А?/p>

  回来潮州之后,刚好我的散文集《南风凉哩哩》印了出来,我就私下与赴瑞金的具体组织者史炎兄台说:“找六至八位文友来我家喝茶,聊聊散文创作。”这事立即得到市作协主席黄景忠的支持。开了个十几人的茶话会。

  在座谈会上谈某人的作品,作者又在现场,说好话赞赏是当今文坛常态,这完全在意?#29616;小?#20294;出乎我意料的是在现场发言及手机上见到远方文友的网?#27169;?#24456;多人关注到我文中的南风和狗屎花。

  初夏我们南国边陲的南风,真是特有的老天爷厚赠。农人在地里劳作,?#25925;?#34915;衫,伸起腰来,一阵凉哩哩南风吹来,那个惬意,那个舒爽,真的无法形容。我看这是世界上最好的风。这风引起许多文友的共鸣。林伦伦教授在序言中甚至大段摘引,把我以南风作文学意象来描写极尽表扬。文友们?#19981;?#21335;风,引起各自的回忆,这让我清心。因为这些感受,其实也是所有潮州人,尤其是劳动者,特别是农民乡亲的共同感受。我们在这一点上,与他们同呼吸,?#37096;?#20048;。夏日乡下的潮州人,谁不怀念凉哩哩的南风!

  我在一篇短文中提及狗屎花,我老家乡亲称为猪屎花,只有二十几个字,赞其美艳,为它留下倩影,这也引起文友关注,?#31561;?#20154;?#26519;?#26080;限亲?#23567;?#29399;屎花,蓬茂在残墙头,?#31508;?#22312;小?#21451;兀?#26080;人观赏?#19981;?#29004;。它自生自长,免人关照。不单花朵鲜亮悦目,更可作药用,皮肤病煮水冲洗,效果奇佳,内服排毒,见效奇快,还可作食材用,猪?#21069;?#27748;,一品佳味。我爱这花,历来未见文人赞颂。文?#25628;?#22763;,对梅兰菊竹情有?#20048;櫻?#21681;尊重。农民们不写诗不画画,但心中对狗屎花之爱,明显超过梅兰。我是个乡下长大的人,在这一点上与乡亲们的感情是一致的。写文章,要写自己的真感情,狗屎花是值得歌颂的。幸好,有几位文友理解、?#19981;丁?/p>

  如果要我说说我的文学书写有什么追求,我希望?#32654;?#30334;姓的眼光看世界,我希望我的喜怒哀乐与他们息息相通。把南风作为文学意象来书写,是希望读者闲时读我的?#24418;模?#20687;吹来一阵凉哩哩的南风。
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上版本及使用1024*768?#30452;?#29575;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?#36212;负?4451013011048
海南体彩环岛赛手机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