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 : 网站首页 >> 文化 >> 百花台
大慈岩的回忆
发布日期 : 2019-03-25 17:20:58 文章来源 : 潮州日报

  □ 诸蕾芳

  题记:元大德年间,有临安人莫子渊循梦意弃家来此,琢石为佛,号曰大慈,山以佛名,大慈岩由此而来。——县志记载如斯。

  不是第一次来登此?#20581;?#25105;有个习惯,总?#19981;?#21322;途而废,这个习惯在许多人的眼里许是个恶习,容易留下遗憾,但,正是这样的遗憾,才给了我新的希望。任何的终点都只是为旅程划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而已,唯有心灵参与的过程才是最重要的。

  抵达山脚,我的第一个动作仍是仰望,仰望山体怪异陡峭之巍然,仰望山寺凌云欲飞之气势,然后便是估测,估测自己足以坚持的路程。爬?#20132;?#30495;是一件很磨人的事儿,首先你得有体力,还得有耐力,更得有毅力。当体力不支的时候,就要靠耐力来维持,而当耐力不够的时候,就不得不靠毅力来支撑了。真正的成功靠什么,不过是天分加毅力,很多人有天分,但最后往往就输在毅力上。

  为节省点脚力,每次都是先攀登数拾级台阶去坐缆车,这一回同样如此,只是缆车站里人多了起来,闹哄哄的不像以往那样空宁安逸了,看来这座养在深闺、有着“浙西小九华”美誉的名山已为越来越多的人所认识了。不知这是它的?#19968;?#26159;不幸呢?就像人一样,当“天下谁人不识君”时常常就会活得很累。因此,?#19968;?#26159;?#19981;?#37027;座曾经清静安宁的大慈岩。

  记得第一次坐进狭窄的缆车?#20445;?#25105;满脑子想着的全是如何应对突变状况,渐渐地才处澜不惊起来。放眼?#32784;?#24863;受只一个字——“悬”。悬!悬!悬!但是,一旦适应了这个“悬?#20445;?#20154;才能真正地体味到什么叫做“无限风光在险峰”。

  近观,时而是深不可测的旷渊坚壑,时而又与紧贴?#33050;?#30340;岩松擦身而过,渊壑间松海苍茫,枝间有雀鸟栖息;远眺,便如《?#19968;?#28304;记》所载,“土地平旷,屋舍俨然,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?#20445;?#21482;是皆微如模型。悠然之情油?#27426;?#29983;,想必人的淡定和从容都是从这样的危机四伏?#34892;?#28860;而来的吧。

  当人立于危崖再回望缆车?#20445;?#24050;渺如只只鸟笼,回想方才人于其间岂不是亦如笼中之鸟?不觉莞尔,现?#25269;?#20013;的人不就是常常自觉不自觉地将自己困于?#34892;位?#26080;形的笼?#26032;穡?/p>

  悬寺、危?#21462;?#32034;道,那份超然物象,那种鬼斧神工,无不体现着一个字——“悬”。悬、悬、悬,尤其是对第一?#38395;?#23665;的人?#27492;擔?#20940;空的危栏,架空的台阶,脚下踩着万丈深渊而行,直有“足底悬崖恐欲崩”之惧,这心又岂有不“悬”之理?

  因是阴天,倚栏送目,竟是烟云万壑、雾霭千峰,林海莽莽,山路崎岖,气势蔚为壮观,因经历过了曾经的“悬”慌,此刻的心思倒是“悬”逸了起来,据眼前,真个是“风共水,一生?#23567;保?#30452;让人想携余生老云间。

  出得悬空道观,过百步云梯,绕道双面金佛,几经峰回路转,方至观佛台。就在这寥寥数笔间,事实上却是一口气绕过了大半座?#20581;?/p>

  “山是一座佛,佛是一座?#20581;保?#20174;观佛台仰望而去,大慈岩主峰“中国第一天然石佛”活脱脱竟是一尊地藏王菩萨的立像,高约147米,由岩、洞、草木组合而成的五官惟妙惟肖、栩栩如生,印象中威严神秘的地藏王此刻看起?#24904;?#26159;祥和而安谧。

  离观佛台不远的玉华湖畔新建有一庵,名绿水,那湖似明镜,水是名副其实的绿,直绿到人心发软、发颤,?#20809;?#22530;墙体的黄色在这青山绿水间显得格外明亮。庵与主峰仅靠一座64?#22766;?#30340;浮桥相连,香火并不缭绕,曾经在那里遇着过一小尼,面清目秀,颇有佛相,据其自称乃佛学院毕业,驻此主持。一直很想开口询问伊为何在如此花样年华要弃俗离世,然终于不敢贸然唐突。

  “欲留青山在,回头才是岸?#20445;?#34429;然好生惦念着那小尼,这一回也只是在浮桥之上徜徉了一番即便回头上了岸,继续往那从未攀登过的主峰而去。

  攀过山阶,穿越岩穴,不知不觉间?#24618;?#20174;未到达过的地藏王大殿,这是一座半嵌岩腹,半凌悬空的?#26053;恚?#20154;称“江南悬空寺”。寺里那棵七百多年的古杏正绿得葱翠,它的虬枝盘节无言地向人们宣示着岁月的沧桑,只是那枝枝条条?#19979;?#24748;着祈福用的红黄色布条?#26790;?#30475;到了人心的恶俗。

  山体上摩崖石刻颇多,有“一拳”二字颇费猜?#26705;?#35768;是整座山体似?#33145;?#22914;拳而名,?#21482;?#26159;借乾隆之典,“一拳石,一全十也”。不过,留些悬疑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,“水至清则无鱼,人至察则无?#20581;薄?#20110;是,带着这个疑惑又登达了最高处的一览亭,在这里,人自是“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了,俯瞰眼下,碧色如海,似绿缎层层叠叠铺延而去,这绿,是这般的铺天盖地,令人的眼无处逃遁,深深地就?#20004;?#22312;了这一片绿色的汪洋之中;再环顾四下,层峦叠翠,又仿是人间仙?#24120;?#19981;着痕迹地就将?#22766;?#20013;的浊气、忧?#23789;?#32479;滤化到了九霄云外。不得不叹服古人的聪慧睿智,将?#26053;?#20462;于如此的?#31449;?#23665;崖之?#24076;?#36825;便是天人合一之境了?#26705;?/p>

  择道而返,盘桓而下,许是天色将晚,竟是一路的空?#30424;?#38745;、不见人影。路转,曲径通?#27169;?#39118;过,草木?#24457;薄?#28165;泉不择而流,或若瀑或成溪,或?#27605;曰蛭然海?#20154;行其间,只是“空山鸣鸟语,跌水听泉声?#20445;?#39039;觉身处异?#24120;?#24515;醉神怡。潺潺的泉声,自是前行的动力,终于在一路的?#20998;?#20013;与“欢泉”相会。这“欢泉”正因两股清泉从石隙喷涌相汇、欢腾雀跃而得名,据?#30340;?#26159;观音?#40644;?#20013;的?#20107;丁?#19988;不管是真是假,先涤去我一路的疲惫和风尘是正经。于是,当手足与冰凉的泉水亲密接触,不仅暑意顿失,疲倦之意亦是全消。

  抵达山脚,已是暮色暗淡,方觉腿脚酸软。然人说“好书不厌百回读?#20445;?#24819;来大慈岩也是如此,它的“悬”?#20004;?#20381;然有着令我咀嚼不尽的回味。


相关文章
以上资料仅为潮州日报社版权所有,严禁转载。 承办单位:潮州日报社新媒体部
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:www.12377.cn
潮州新闻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768-2289965 举报邮箱:[email protected]
电话:86-768-2289965 传真:86-768-2289965 地址:潮州市枫春路潮州日报社
版权所有 2004-2013 © 潮州日报 建议使用IE8.0以?#20064;?#26412;及使用1024*768分辩率以求最佳浏览效果
粤ICP备13030909-1号 公安网站备案号:4451013011048
海南体彩环岛赛手机版